Posted on

广州红色公交:流动的“学堂”让地标“走”在路上

澎湃新闻记者 张依琳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记录中国团队 曹若昕 粟子骞 沈星月 刘新彤 陈君 章渝婷 陈文刚 彭雨嘉 董彦如 谢萌欣

2020年广州市推出“红色公交”,至今已有2年时间,在一条条广州红色公交的路线上,讲解员们顺着车行轨迹,向游客讲解红色景点的厚重历史。与其说红色公交是条文化旅游线路,不如说它是一所特殊的学堂,让三大会址纪念馆、农讲所等红色景点从原本固定的地标上流动起来。

今年7月,澎湃新闻()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联合组成的“记录中国”团队来到广州,坐上红色公交,探访其背后的团队,了解这所“学堂”如何让红色地标“走”在路上。

在开往三大会址纪念馆的3路车上,陈旭东介绍红色公交的来龙去脉。本文图片均为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记录中国团队 陈君 图

“让公共汽车成为红色文化的展板,即使在全国范围内也堪称一次突破性的尝试。”广州市一汽巴士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一汽公司”)党群工作部部长陈旭东说。其实,早在2020年初,红色公交的筹建便已提上日程。

最早萌生这一想法的正是陈旭东。近年来,红色文化旅游热度居高不下,仅把车身装饰成红色主题似乎不能满足乘客们的旅游观光需求,他便把自己的人生体验融入到红色文旅的开发中:陈旭东喜欢乘坐自由穿梭于大街小巷的公交,因为透过车窗,可以将城市的万种风情尽收眼底。而据他了解,像自己这样的“公交党”并不在少数。

陈旭东想,既然公交能带领乘客一览不同的城市景观,那是不是也能把散落于广州各处的红色景点串联起来呢?如果公交能和市民游客零距离接触,那是不是可以把它深度开发成一个特别的红色讲堂?

他的想法获得了支持,三大会址纪念馆、农讲所等沿线红色教育基地都对公交的传播效果持积极态度。在多方配合下,2020年6月30日,“红色公交”正式开通,市民们“家门口的红色学堂”开课了。

决定将1路线作为首发线路时,陈旭东几乎没有任何犹豫。1路线不仅是广州历史最为悠久的公交线路,而且贯穿广州城,途经农讲所旧址、烈士陵园、三大会址纪念馆等多个红色景点和众多岭南文化地标,与红色公交“通勤+红色+旅游+历史”的出发点十分契合。除此之外,这其中还包含着陈旭东的一点“小心思”:“让广州第一家公共汽车企业的第一条线路来做过河的第一块石头,也是希望它能继续当好排头兵,踩稳打造红色公交矩阵的第一步。”

红色公交1路车不仅内外均以经典的红黄搭配为主色调,车厢内还有电子屏循环播放沿线红色景点的介绍视频,也配备了导游线路图供乘客按需取用,以便合理安排游览行程。搭乘红色公交,既能“顺路”感受红色氛围、接受爱国教育,也能为枯燥的通勤时光平添一份乐趣,一经推出就收获了市民游客的认可。

陈旭东很快也认识到,要维持市民游客对红色公交的兴趣,就要使路线常改常新,每条路线都要有突出的特色。于是,建党百年之际,一汽公司与广州博物馆共同推出了“一车一党史”主题车厢,以途经景点的特征为基础,在不同路线上集中展现红色文化的一个侧面。

例如在途经广州解放纪念像、第一次全国劳动大会旧址等红色文化地点的10路线上,以“循红色足迹,看英雄广州”为主题,用视频、图文等形式展示革命年代的红色故事;在途经繁华的天河商圈的B1路线上,则以“奋进新时代,开启新征程”为主题,展示广州“出新出彩”的城市新面貌。此后,“开往三大会址纪念馆”的3路车、经过团一大纪念馆的54路历史文化专车、“致敬羊城最美劳动者”主题公交等纷纷顺利开通,越来越多的线路加入到红色公交的行列中。

更多线路的加入,也吸收了风格、类型各异的特色景点。如今,固定线路既有三大会址纪念馆、广州起义烈士陵园等老牌红色景点,也有东亚大酒店等相对冷门的小众地点;有南越王宫博物馆这样历史气息浓厚的史迹遗址,也有广州塔、永庆坊等年轻人心中的新潮打卡地。陈旭东表示,宣传热门的、推广小众的,全面多维地向市民游客展现广州的历史文化,正是红色公交的使命所在。

经典的红蓝黄色调,循环播放沿线景点的介绍视频,介绍红色地标的导游线路图……如此沉浸式的红色游学“课堂”,自然也少不了讲解的“老师”。

罗德舜是一名“讲龄”两年的讲解员,自第一辆红色公交起就一直担任志愿讲解工作。报名时,罗德舜只觉得这是个很好的锻炼机会,既能拓宽知识面,也能提高表达能力。真正开始讲解后,望着车上的“学生”,他更意识到把广州的红色故事讲给更多人听,本身就是一份荣誉。罗德舜向澎湃新闻介绍,红色公交原是一汽公司一分公司的专属业务,但其他分公司的同事们也对志愿讲解抱有极大的热情,只能采取轮班制度。

与在博物馆中讲解静物相比,在流动的公交上,讲解内容要随着路线的改变而改变,不会永远讲熟悉的内容;而且每一班车次的行驶时长、路况、光线都可能发生变化,给讲解工作带来变数。

罗德舜常被突然的堵车打个措手不及。一开始,他只会照着稿子念,根本不懂怎么随机应变,一旦堵车,车未抵达终点讲解词就念完了,便会“无话可说”。“有的乘客会抬头看我,奇怪我怎么不讲了,还有的看到我一脸囧样会忍不住笑出来。”罗德舜称。慢慢他吸取了教训,每次讲解前都会做些额外准备:讲解词说完了就临场发挥讲述一个有趣的革命故事,或者播放一段备好的红色主题视频,“总之绝对不能冷场”。

而对他红色之旅的搭档、23岁的张林宏来说,最大的难题则是车厢颠簸。“一旦颠簸就会看不清讲解词,脑中一片空白。”张林宏的应对方法是将讲解内容烂熟于心,然后流畅地脱稿口述。

与特地参观红色景点相比,对搭乘公交的人来说,通勤才是首要目的。因此相比导游,红色公交讲解员更需要提高讲解的趣味性和互动性,来吸引乘客的注意力。

罗德舜坦言,讲解工作并不是一帆风顺的。在常规公交上,讲解员的工作有时会遇上不理解的声音。他们讲话时,麦克风和音响的声音能覆盖全车厢,难免会打扰到上班族休息,还有一些老人会误解他们在“推销”,抗拒任何互动。每当遇到类似的难题,他只能摘下麦克风、弯下腰,微笑着和乘客耐心解释。“听了我们的解释,他们多半也会理解。”

成为红色公交驾驶员后,穿好红色制服、佩戴好党徽成为温文杰每天上岗前的必要准备。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”他笑称,“我也是红色公交的一员,也要为营造红色氛围贡献一份力量。”

一所学校的开办除了要有强大的师资力量,还需要贴心的后勤团队。温文杰就是2020年第一批加入红色公交青年司机团队的成员之一,在长达22年的职业生涯中,入选红色公交司机是最令他难忘的节点。

第一次驾驶时,他就意识到了红色公交的非比寻常:很多乘客感到十分新奇,在车站远远看到红色公交驶来就多次举起手机拍照,甚至特地来到东山总站打卡;还有乘客会主动针对讲解员的解说进行补充,和其他乘客分享自己在红色景点的见闻。

随着里程数的增加,他对红色公交的“能量”感受日深——他既是每天坐在驾驶位为红色公交保驾护航的司机,也是一遍遍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学生。“广州的历史故事很多,不会翻来覆去都在听同一个。”温文杰说,“每次发车前,讲解员老师都会认真‘备课’,争取做到次次不重样,次次有新意。”

温文杰的孩子轩轩今年只有6岁,但已经是红色公交的忠实粉丝。3路车刚推出时常与三大会址纪念馆合办活动,轩轩常能在电视上看到他。“他打从心里觉得爸爸的工作棒棒的,会和同学介绍自己开红色公交的爸爸。我也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”温文杰说,“既然红色公交这一棒交到了我手上,我就一定要为红色学堂的和谐运转打好配合,跑好这一段,传好下一棒。”

因此,温文杰主动从细处着手改善服务:每位乘客上车时,都向他点点头、摆摆手,表示红色公交对他们的欢迎。小动作内蕴大力量,这一互动消解了过去“他上他的,我开我的”的井水不犯河水之感,无形中让司乘关系变得亲近起来——不少乘客与司机“混了个脸熟”,原本陌生的路人变成了老客熟客,上车时还会主动向他问声好。遇到抱小孩、坐轮椅的乘客,他也会及时走出来,热情地扶上扶下。

“一切围绕乘客的合理需求展开。”温文杰只是红色公交后勤服务团队的一个缩影,整个司机团队、一汽公司、广州公交行业都在向优质服务的目标靠近。从春运期间的“情满旅途 暖冬行动”交通保障,到酷暑中的“夏送清凉 守护健康”核酸检测志愿服务,还有24年高考季的“爱心送考”,各类便民活动与志愿服务中都有他们的身影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